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掬一把崇敬之泪
2019-12-12 09:26 | 来源: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| 作者:荣忠立

 

读《见证初心和使命的“十一书”》,犹如和一群高尚的人对话。夏明翰烈士的“就义书”:“砍头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。”以及陈然烈士就义前的“明志书”:“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,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;这就是我——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,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。”这些大家皆耳熟能详,还有很多鲜为人知却依然透过历史长河熠熠生辉的感人片断。
井冈山根据地,1931年1月25日入党的农民党员贺页朵,在白色恐怖中不惜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保存自己的入党誓词,新中国成立后上交党组织,现存于中国革命博物馆。这份党在井冈山时期现存的唯一入党誓词,不仅成为中国共产党人历经硝烟却初心不改的历史见证,更成为对广大党员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生动教材。
1928年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的傅烈,被敌人逮捕后面对酷刑宁死不屈:“砍断我的头颅,也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你们需要的片言只字!”临刑前,他给妻子写信:“你是知道我怎样死和为什么而死的,你要为我报仇,要继承我的遗志,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!”信的末尾,傅烈留下两句诗:“拼将七尺男儿血,争得神州遍地红。”1928年4月3日,傅烈在朝天门外壮烈牺牲,年仅29岁。傅烈的“绝命书”,充分表达了一个革命者的壮志豪情,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坚定信念和浩然正气力透纸背。
寻淮洲,中央红军五大主力军团中最年轻的军团长,战斗中不幸腹部中弹。战士们自动围成一堵人墙来防御敌人射击,将他抢下火线、抬上担架。寻淮洲刚苏醒过来,便忍着剧痛喊道:“冲、冲上去,把敌人打下去!”由于部队日夜转移,条件极其艰苦,寻淮洲伤口多次撕裂,血流不止。弥留之际,寻淮洲嘴里仍不停念叨:“北上……抗日!消灭……敌人!”1934年12月16日,寻淮洲因流血过多,英勇牺牲,年仅22岁!寻淮洲担架上的“请战书”犹如冲锋号角,激励着红军将士。
革命先烈的遗书,有壮怀激烈的,也有铁骨柔情的。工农红军最年轻的参谋长、红四军参谋长王尔琢,转战中错过了与妻子和幼女在武汉相会,给父亲写了一封“托孤书”:“儿何尝不想念着骨肉的团聚,儿何尝不眷恋着家庭的亲密……为了让千千万万的母亲和孩子能过上好日子,为了让白发苍苍的老人皆可享乐天年,儿已决意以身许国!革命不成功,立誓不回家。凤翠娘家父母双亡,望大人善待儿媳,见凤翠如见儿一般……”行文至此,泪水又一次滚滚而下,滴湿了键盘……王尔琢以身许党许国坚定信仰之外的铁骨柔情跃然纸上。
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陈毅安,投身革命后给爱人李志强写信明志:“如果人人不去流血牺牲,那中国就无药可救了。”1930年8月7日凌晨,在掩护军团总部撤退时,遭敌机枪扫射,陈毅安腰部中弹,不幸壮烈牺牲,年仅25岁。1931年3月,妻子李志强终于再次接到陈毅安的来信。信封里只有两张空白的信纸。而这是陈毅安在参加大革命时就与她的约定:如果他牺牲了,就会托人捎回一封无字家书。在收到“无字书”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爱人已经牺牲了,仍不停地多方打探消息,痴痴地等待他归来。1951年,在毛主席亲笔签发的首批革命烈士家属光荣纪念证中,陈毅安的证书为第九号,由此他也被称作共和国第九烈士。行文至此,泪水再一次滴湿了键盘,同时感慨、埋怨:多么好的影视素材,怎么就没人把其拍成影视剧!仅仅一个妻子捧读陈毅安无字家书的情节,就足以让多少人热泪横流!如此生动的情节,不比充斥荧屏的“抗日神剧”、“小鲜肉”有教育意义?
言为心声。读《见证初心和使命的“十一书”》,是一场灵魂的净化,精神的洗礼,一个共产党员回望初心来路的“朝圣”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热泪?因为我感动于这一个个高尚的灵魂!
  (作者单位:省公安厅留置看护总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