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首页 > 警界 > 文化
蝉 羽
2019-07-16 10:43 | 来源: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| 作者:郑金明

 

知了猴带着金色的房子,在黑暗中迷迷瞪瞪顺杆爬,它并不知道啥叫黑暗,因为它还没见过光明。
知了猴这时候的大名叫金蝉,三藏法师的前身。金蝉尖锐的爪子直直地钩进树皮,稳稳当当地爬。有一刻,它感到时间到了,金房子的屋脊裂开,一只淡绿色的蝉披着湿润的薄翼出现了。
金蝉蜕变,一般都是在夜色里。
这一瞬间它柔弱而娇嫩,眼睛如黑宝石,比最黑的夜还要黑,这一瞬间它的灵魂在升华,内心在呐喊,微风吹起玻璃纸一样的双翅,摆脱了金色的空壳,进入无尘无垢的境界,羽化而登仙。
栖高饮露,不食人间烟火,神一样的存在。
《淮南子》说:蚕食不饮,二十二日化蝉。古代的人联想非常之丰富,而且说得有板有眼,理直气壮,对蝉神秘的演化过程做出当时最科学的论断。古人深信蝉带仙气,羽化代表重生。考古发现,从周朝后期至汉代,王公贵族以及土豪们下葬时都含着一只玉蝉,握着两枚玉猪,带着希望安然长眠。
“垂绥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。居高声自远,非是藉秋风。”古往今来,蝉高洁的形象入诗入画,抒发着士子们的胸襟抱负和情怀。
井市俗人,有钱的也雕一玉蝉悬于腰间没事盘盘,寓意腰缠万贯,没钱的捉蝉来玩,也是一乐。清朝诗人袁枚有诗云:“牧童骑黄牛,歌声振林樾。意欲捕鸣蝉,忽然闭口立。”很形象地刻画出小朋友捉蝉的一幕。
捉蝉没别的好法,只能在长杆上安一团面筋,伸到树枝间把它粘下来。清初时设粘杆处衙门,粘杆处的人由捉蝉、捕蜻蜓的小跟班变身大内侍卫和情报人员,粘杆象征着悄悄拿人,掌控生杀大权,在雍正朝达到顶峰,江湖人称“血滴子”。后来大贪官和坤犯事儿,牵扯到粘杆处,粘杆处渐渐没落。
小时候跟小弟去捉知了。这个小弟不是弟弟,而是比我大三四岁的一个小孩,名字叫小弟。小弟的父母是上海人,起的名字也透着古怪。
小弟家养几只鸭子,食量巨大。因为那时候人都吃不饱,没有剩饭喂它们,只好去田野里找食。我们去小黄河里捞河蚌,那时候的蚌有拳头那么大,比鱼蚌相争成语里的蚌稍微小点,捞了一脸盆,水汪汪地抠开,鸭子一口都吞了,还吧唧嘴,像吃海鲜。小弟得到街坊四邻的表扬后干劲猛增,带上粘杆和弹弓出发,遇上谁就捉拿谁,给他家的鸭子改善生活。
小黄河岸边绿树成荫,遍地蚂蚱,逮蚂蚱的技术含量太低,粘知了才是高级的活。小弟的眼睛很毒,粘了好几个,公蝉会叫,握在手中嗡嗡振动,聒噪得耳朵疼。
蝉居在树梢,主要是有精神的高度,听着蝉声,心神变得透明而干净,不断地从黑暗中振羽而飞,讴歌光明。
  (作者单位:新乡市公安局卫东分局)